1. 成语大全首页
  2. 古籍鉴赏
  3. 唐姚思「陈书卷三列传」部分译文

唐姚思「陈书卷三列传」部分译文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国人。父亲侯弘远,世代为西蜀首领豪杰。蜀的叛贼张文萼占据白崖山,有人马一万,梁朝益州刺史、鄱阳王萧范命令侯弘远讨伐他。侯弘远战死,侯瑱坚持请求替父亲报仇,每次作战都在前冲锋陷阵,于是杀了张文萼,因此被众人所知。因为侍奉萧范

部分译文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国人。父亲侯弘远,世代为西蜀首领豪杰。蜀的叛贼张文萼占据白崖山,有人马一万,梁朝益州刺史、鄱阳王萧范命令侯弘远讨伐他。侯弘远战死,侯瑱坚持请求替父亲报仇,每次作战都在前冲锋陷阵,于是杀了张文萼,因此被众人所知。因为侍奉萧范,萧范委任他为将帅,山谷中的夷獠有不归附的,都派侯瑱去征讨。因多次立功被授职为轻车府中兵参军、晋康太守。萧范任雍州刺史时,侯瑱被任命为超武将军、冯翊太守。萧范迁职镇守合肥,侯瑱又跟随他。

  侯景围攻台城,萧范于是派侯瑱辅佐他的大儿子萧嗣,去援救京都。京城陷落,侯瑱和萧嗣退回合肥,又随萧范去镇守湓城。不久萧范和萧嗣都去世了,侯瑱统率他们的人马,投靠豫章太守庄铁。庄铁怀疑他,侯瑱害怕,不能安宁,假装拉庄铁商量事情,借此机会杀了他,据有豫章之地。

  侯景的部将于庆向南侵夺地盘到豫章,城邑被攻下,侯瑱走投无路,于是向于庆投降。于庆把侯瑱送到侯景处,侯景因为侯瑱和自己同姓,委身为宗族,待他很厚,把他的妻子儿女和弟弟留作人质。派侯瑱随于庆去平定蠡南各郡。

  到侯景在巴陵战败时,侯景的部将宋子仙、任约等都被西军俘虏,侯瑱于是杀了侯景的党羽来响应义军,侯景也把他的妻子儿女和弟弟全部杀死。梁元帝任命侯瑱为武臣将军、南兖州刺史,封他为郫县侯,食邑一千户。又跟随王僧辩讨伐侯景,一直为前锋,每战皆胜。收复台城后,侯景逃向吴郡,王僧辩派侯瑱带兵追击,与侯景在吴松江交战,大败侯景,缴获了侯景的全部军器。又进军钱塘,侯景的部将谢答仁、吕子荣等都投降。按功劳被授职为南豫州刺史,在姑熟镇守。

  承圣二年(553),北齐派郭元建从濡须而出,王僧辩派侯瑱带领三千披甲士兵,在东关筑垒抵御,大败郭元建。侯瑱被任命为使持节、镇北将军,送给一部鼓吹,食邑增至二千户。

  西魏进攻荆州,王僧辩派侯瑱为前军,赴援荆州,还没有赶到,荆州就已陷落,侯瑱去九江,护卫晋安王回都城,承皇帝旨意以侯瑱为侍中,使持节,都督江州、晋州、吴州、齐州四州诸军事,江州刺史,改封侯瑱为康乐县公,食邑五千户,晋号车骑将军。司徒卢法和占据郢州,带领北齐兵进犯,于是派侯瑱统率众军向西讨伐,还没有到达,卢法和率领所部人马北渡进入北齐。北齐派慕容恃德在夏首镇守,侯瑱勒马引兵西还,水陆联攻,慕容恃德粮食没有了,求和,侯瑱返回镇守豫章。

  王僧辩派他弟弟王僧忄音率军和侯瑱共同讨伐萧勃,到高祖杀王僧辩时,王僧忄音暗地里想图谋侯瑱并夺取他的军队,侯瑱知道后,全部拘捕了王僧忄音的同党,王僧忄音逃奔北齐。

  绍泰二年(556),侯瑱以原来的称号晋升为开府仪同三司,其他官衔不变。此时,侯瑱占据中游,兵力强盛,又因为原来侍奉王僧辩,虽然表面上表示臣服,但实际上没有入朝的意思。起先,余孝顷任豫章太守,到侯瑱镇守豫章后,余孝顷就在新吴县另立城栅,与侯瑱对峙。侯瑱把军人的妻子儿女留在豫章,命令堂弟侯觺主持后事,自己率全部人马攻打余孝顷。从夏天到冬天,未能攻克,于是长久围困,把他的庄稼全部收获。侯觺和他的部下俟方儿不和,俟方儿生气,率领所部人马攻打侯觺,虏掠了侯瑱军府的妓妾和金玉,归依高祖。侯瑱已经失去了根本,军队就都溃散,轻捷地回到豫章,豫章人阻止他们,又去到湓城,投奔侯瑱的部将焦僧度。焦僧度劝侯瑱投奔北齐,侯瑱认为高祖宽宏大量,一定能够宽容自己,于是去高祖的殿堂请罪,高祖恢复了他的爵位。

  永定元年(557),任命侯瑱为侍中、车骑将军。二年,升任司空。王琳到达沌口,周文育、侯安都覆没,于是以侯瑱为都督西讨诸军事。侯瑱到达梁山。世祖即位,晋职为太尉,增加食邑一千户。王琳到达栅口,朝廷以侯瑱为都督,侯安都等都隶属于他。侯瑱和王琳相持了一百多天,没有决战。天嘉陈书元年(560)二月,东关的春水稍微长高,船舰得以通行,王琳带领合肥、氵巢湖的人马,船只依次序而下,气势很盛。侯瑱率军进到兽槛洲,王琳也把船排列在长江西岸,隔着兽槛洲停泊。翌日交战,王琳的部队稍稍退却,退守西崖。到了晚上,刮起了很强的东北风,吹打王琳的船舰,船舰都坏了,沉没在沙中,淹死了数十上百人。因浪大不能回到岸边,半夜又有一颗流星坠落在敌营中。到天亮时风平息下来,王琳到水滨修船,用荻船堵塞在河流的入江口,又用障碍物围绕在水岸,不敢再出兵。这时,西魏大将军史宁到了王琳的上游,侯瑱听说了,知道王琳不能维持多久了,收军退据湖边,等待王琳失败。史宁到来后,围攻郢州,王琳担心人马溃散,于是率领船舰下去,去到芜湖十里远才停泊,打更的声音在军中都听得见。翌日,北齐派几万军队援助王琳,王琳带领人马奔向梁山,想越过官军占据险要地形。北齐的仪同刘伯球率领一万多人援助王琳水战,军中代行朝廷之职的官吏慕容恃德的儿子慕容子会带领二千铁骑兵,处于芜湖西岸的博望山南面,以壮王琳的声势。侯瑱命令清晨烧火做饭,在草席上吃饭,分头驻扎在芜湖洲尾等待敌军。就要开战了,从东南刮起一阵微风,部队抛掷火种放火。定州刺史章昭达乘坐平虏大舰,在长江中间前进,发拍石打中敌舰,其余的冒突舰、青龙舰,也都攻向敌舰。又用牛皮冒蒙冲小船撞击敌舰,并把融化的铁水投撒到敌舰外。王琳的军队大败。他在西岸的步兵,自相践踏,马匹都陷进芦荻的烂泥中,舍弃坐骑脱身逃跑的有十分之二三。缴获了敌军的全部船舰器械,并生擒北齐将领刘伯球、慕容子会,投降的、俘虏的敌人数以万计。王琳和他的党羽潘纯..等乘一条小船突围逃到湓城,还想收拢逃散的人马,没有人归附他,于是和妻妾左右十多人去到北齐。

  当年,诏令侯瑱为都督湘州、巴州、郢州、江州、吴州等五州军事,镇守湓城。北周将领贺若敦、独孤盛等进犯巴州、湘州,又任命侯瑱为西讨都督,和独孤盛在西江口交战,大败独孤盛的部队,掳掠他的人马和器械,不可胜数。按功劳授职为使持节,都督湘州、桂州、郢州、巴州、武州、沅州等六州诸军事、湘州刺史,改封为零陵郡公,食邑七千户,其他职衔不变。二年(561),因病上表请求回朝。三月,在途中去世,时年五十二岁。追任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大司马,追送羽葆、鼓吹、班剑二十人,送给东园秘器,谥号壮肃。当年九月,配享高祖庙庭,其子侯净藏嗣爵。

  欧阳頠字靖世,长沙临湘人。是本郡豪族。祖父欧阳景达,在梁代任本州侍中。父亲欧阳僧宝,任屯骑校尉。

  欧阳頠年轻时正直,有思辩能力,因为非常信守言行而在岭表很闻名。父亲死后因悲痛而消瘦了很多。累积的家产全部让给各位兄长。州郡多次征召也不去,于是在麓山寺旁边居住,专攻学业,对经史懂得很多。三十岁时,他哥哥逼迫他入仕,离家出任信武府中兵参军,后又迁任平西邵陵王中兵参军事。

  梁朝左卫将军兰钦是年轻人,和欧阳頠友善,所以欧阳頠经常跟随兰钦征讨。兰钦治理衡州,又被授职为清远太守。兰钦向南征讨夷獠,生擒陈文彻,俘获的人和物不可胜计,奉献的大铜鼓,是各代都没有的,欧阳頠也有一份功劳。回来后被任命为直..将军,又被任命为天门太守,讨伐蛮时辅佐有功。刺史庐陵王萧续非常赞赏他,揽为宾客。兰钦征讨交州,又劝欧阳頠同行。兰钦越过岭时因病去世,欧阳頠被授为临贺内史,启奏请求送兰钦遗体回都城,然后到任。当时,湘州、衡州交界的五十多个洞不臣服,诏令衡州刺史韦粲讨伐他们,韦粲派欧阳頠为都督,全部都平定消灭。韦粲启奏梁武帝,声称欧阳頠真诚能干,梁武帝于是下诏嘉奖,又任越武将军,征讨广州、衡州的山贼。

  侯景叛乱,韦粲自作主张回都征讨侯景,用欧阳頠督管衡州。京城陷落后,岭南互相吞并,兰钦的弟弟前任高州刺史兰裕攻打始兴内史萧绍基,夺取了他的辖郡。兰裕因为他哥哥和欧阳頠有交情,派人招揽他,欧阳頠没有顺从。于是对使者说:“高州兄弟显赫,是国家的恩惠,如今应该奔赴危难援救京都,怎么能为自己专横夺权。”到高祖去援救京都,快到始兴时,欧阳頠严辞拒绝了兰裕。兰裕派兵攻打欧阳頠,高祖援,兰裕战败,高祖任命王怀明为衡州刺史,调欧阳頠为始兴内史。高祖讨伐蔡路养、李迁仕时,欧阳頠越过岭来援助高祖。蔡路养等被平定,欧阳頠立有战功,梁元帝秉承皇帝旨意以始兴郡为东衡州,任命欧阳頠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东衡州诸军事、云麾将军、东衡州刺史,封为新丰县伯,食邑四百户。

  侯景被平定,元帝遍问朝廷官吏:“如今天下刚刚安定,极须良才,你们都推荐自己所知道的。”群臣没有人应答。元帝说:“我已经得到一个。”侍中王褒进谏说:“不陈书清楚是哪一个。”元帝说:“欧阳頠正有济世救民之才,恐怕萧广州不肯把他送来。”于是又任命他为武州刺史。不久又任命为郢州刺史,想命令他出岭,萧勃把他留住,不接受任命。不久又任命他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忠武将军、衡州刺史,晋封为始兴县侯。

  当时萧勃居于广州,兵强位重,元帝对他很担忧,派王琳任代理刺史。王琳已到小桂岭,萧勃派部将孙蠩督管州务,自己率领手下全部人马到达始兴,避开王琳的兵锋。欧阳頠另外占据一城,不去谒见萧勃,关闭城门,筑起高墙,也不出战。萧勃生气,派兵袭击欧阳頠,缴获了他的全部财物和马匹器械。不久赦免了他,让他回到原地复职,又和他结盟。荆州陷落,欧阳頠归顺萧勃。萧勃越岭到南康时,以欧阳頠为前军都督,驻扎在豫章的苦竹滩,周文育打败了他,活捉后送到高祖处,高祖释放了他,并热情接待他。萧勃死后,岭南骚乱,欧阳頠在南疆很有声威,又加上与高祖有交情,于是任命欧阳頠为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安南将军、衡州刺史,封为始兴县侯。尚未到达岭南,欧阳頠的儿子欧阳纥就已攻克平定了始兴。欧阳頠到达岭南时,都慑服归顺,又进入广州,全部占有越地。又被任命为都督广州、交州、越州、成州、定州、明州、新州、高州、合州、罗州、爱州、建州、德州、宜州、黄州、利州、安州、石州、双州等十九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持节、常侍、侯等职衔都不变。王琳占据中间地区,欧阳頠从海道和东岭进献出使没有中断。永定三年(559)晋升为散骑常侍,增任都督衡州诸军事,以原号就任开府仪同三司。世祖继位,晋号征南将军,改封为阳山郡公,食邑一千五百户,送给一部鼓吹。

  先前,交州刺史袁昙缓秘密把五百两黄金寄放在欧阳頠处,吩咐他拿一百两还给合浦太守龚艹为,四百两交给他的儿子袁智矩,其他的人都不知道。欧阳頠不久被萧勃打败,财物全被没收,惟有袁氏寄放的黄金还在。袁昙缓不久也死了,此时欧阳頠仍然守信交还他人,当时的人都慨叹佩服。可见他信守诺言之一斑。

  当时欧阳頠的大弟欧阳盛任交州刺史,二弟欧阳邃任衡州刺史,合门显贵,名振南疆。又有很多别人送的铜鼓、牲畜,进献的珍奇之物,前后累积,对部队和国家很有帮助。欧阳頠在天嘉四年(563)去世,时年六十六岁。追任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司空、广州刺史,谥号穆。其子欧阳纥袭封。

  吴明彻字通昭,秦郡人。祖父吴景安,齐朝南谯太守。父亲吴树,梁朝右军将军。吴明彻幼年父母双亡,本性很孝顺,十四岁时,感叹坟茔还没有修建,家境贫寒没有什么可用来修建坟茔,于是勤劳耕种。当时天下大旱,禾苗庄稼都枯死了,他又悲又气,每次去到田中,都哭泣不止,仰天倾诉不幸。过了几天,有人从田里回来,说禾苗已经更生,他不相信,说是欺骗自己,到田中去看时,发现竟和那人说的一样。秋天获得大丰收,足够安葬用。当时有一个姓伊的人,擅长风水墓地之术,对他的哥哥说:“您安葬父母的那一天,一定有骑白马逐鹿的人经过坟地,这是最小的儿子大贵的征兆。”后来果然这事应验,吴明彻就是吴树最小的儿子。

  吴明彻离家出任梁朝东宫直后。侯景进犯京师时,天下大乱,他有粟麦三千余斛,而乡亲们饥饿无食,于是告诉几位哥哥说:“当今草野盗贼四起,人不能考虑太长远,怎么能有这些粮食却不和乡亲们共用呢?”于是按人口平分,和他们同丰俭,盗贼们听说了就避开,赖以生存下来的人很多。

  高祖镇守京口时,深切邀约他,吴明彻于是谒见高祖,高祖走下台阶接他,拉着他的手入席,和他谈论当世的事情。吴明彻也略读过书史经传,随汝南的周弘正学习天文、虚空、遁甲,略通晓其中奥妙,非常自负为英雄,高祖认为他非常不平常。

  承圣三年(554),被任命为戎昭将军、安州刺史。绍泰初年,随周文育讨伐杜龛、张彪等。东道平定后,被授职为使持节、散骑常侍、安东将军、南兖州刺史,封为安吴县侯。高祖受禅称帝,任命吴明彻为安南将军,仍然和侯安都、周文育率军讨伐王琳。大军失败覆灭后,吴明彻拔营回都。世祖即位,诏令由原职加任右卫将军。王琳失败后,被授职为都督武州、沅州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武州刺史,其他职衔全部不变。北周派大将军贺若敦率领骑兵步兵一万多人忽然到达武陵,吴明彻寡不敌众,把部队带到巴陵,仍然在双林打败了北周的偏军。

  天嘉三年(562),被授职为安西将军。周迪在临川反叛,诏令吴明彻任安南将军、江州刺史,兼任豫章太守,统率众军,来讨伐周迪。吴明彻平素性格刚直,所辖内部不很和睦,世祖听说后,派安成王陈顼安慰告知吴明彻,命令他以原号还朝。不久又被任命为镇前将军。

  五年(564)迁任镇东将军、吴陈书兴太守。告辞去吴兴郡就任时,世祖对吴明彻说:“吴兴虽然只是一个郡,但它是皇帝故乡,很重要,所以把它交给你。要尽力啊!”世祖身体不适时,征召授职为中领军。

  废帝即位,任命他为领军将军,不久迁任丹阳尹,又诏令他可带四十名武装士兵出入皇帝和公爵住处。到仲举假托高宗传令,毛喜知道他的阴谋,高宗疑忌害怕,派毛喜和吴明彻谋划此事。吴明彻对毛喜说:“高宗居丧,日常纷繁的政务不免有过失,外临强敌,内有大丧。皇上亲近之人比周、邵还真诚,品德高过伊、霍,社稷最为重要,希望皇上能把到仲举的奏章留在禁中不批示,好好计议,千万不要过于疑忌。”

  湘州刺史华皎暗里有叛朝之志,诏令吴明彻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湘州、桂州、武州三州诸军事,安南将军,湘州刺史,送给他一部鼓吹,援助征南大将军淳于量等主兵讨伐华皎。华皎被平定后,任命他为开府仪同三司,晋爵为公。太建元年(569),授职为镇南将军。四年,征召为侍中、镇前将军,其他职衔不变。

  适逢朝廷商议北伐之事,公卿们有不同的意见,吴明彻决定计策请求前往。五年,诏令升任他为侍中、都督征讨诸军事,又给他一部女乐。吴明彻统率十多万大军,从京师出发,长江沿线的城镇相继投降,并殷情款待大军。大军抵达秦郡,攻克水栅。北齐派大将尉破胡率军援救,吴明彻打跑了他们,歼敌很多,秦郡于是投降。高宗因为秦郡是吴明彻的故乡,诏令准备牛、羊、猪三牲,下令拜祠上坟,文武羽仪很盛大,乡里都以此为荣。

  攻克仁州,授职为征北大将军,晋爵为南平郡公,增加食邑至二千五百户。又攻克峡石岸上的二座城池。进逼寿阳,北齐派王琳率军守卫。王琳抵达,和刺史王贵显保住寿阳外城。吴明彻认为王琳刚到,军心尚未归附,趁夜晚攻打,半夜打败敌军,北齐军退据相国城和金城。吴明彻命令部队加紧修治进攻器械,又逼肥水灌城。城中很潮湿,很多人都患痢疾,手脚都肿了,死者达十分之七。适逢北齐派大将军皮景和率领几十万大军前来援救,在距离寿春三十里远的地方,驻扎下来不前进。将领们都说:“牢固的城池还没有攻克,敌人强大的救援部队就在附近,不知道您的计策将如何制订?”吴明彻说:“用兵贵在迅速,而敌人扎营不进,自己折损自己的锋芒,我知道敌人不敢交战这一点是明确的了。”于是亲自穿上铠甲,戴上头盔,从四面猛攻,城中震动恐慌,一鼓作气攻克了敌城,生擒王琳、王贵显、扶风王可朱浑孝裕、尚书卢潜、左丞李..马余,送到京师。皮景和惊慌害怕而逃跑,缴获了他的全部驼马和辎重。王琳被捉住后,他的老部下大多留在军中,王琳一向都得将士之心,看见他的人都抽泣着低下头来,不敢望他,吴明彻担心会有祸乱,派亲信追杀了王琳,传送他的首级。皇帝下诏说:“寿春是古都会,有淮河、汝水环绕,地势险要,控制黄河、洛水,地理位置重要。重臣吴明彻,图谋宏伟,一举攻克。他远大的谋略压倒当世。往日夷族在这里驻扎,营造天子基业,乌烟瘴气。如今一举扫平,恢复我疆土,功勋卓著,应任都督豫州、合州、建州、光州、朔州、北徐州六州诸军事、车骑大将军、豫州刺史,增封食邑至三千五百户,其他职衔不变。”诏令派谒者萧淳风,去寿阳册封吴明彻,在城南设坛,二十万将士列旗击鼓操戈披甲,吴明彻登坛接受册封,礼仪完毕后退下,将士们无不欢呼雀跃。

  起先,秦郡隶属南兖州,后来隶属谯州,到此时,诏令谯州的秦、盱眙、神农三郡还隶于南兖州,是因为吴明彻的缘故。

  六年(574),吴明彻从寿阳入朝,皇帝车马驾临他的住宅,赐给他一部钟磬、一万斛米、二千匹绢布。

  七年(575),吴明彻进攻鼓城。大军抵达吕梁,北齐所派援兵先后到达的有几万人,吴明彻又大败他们。八年,晋升为司空,其他职衔不变。皇帝又下诏说:“往日军事行动都树起旗帜,两军交战都击鼓助阵,近来谬误更替,多与旧章不和,至于队伍,不能互相识别。今日应供给司空、大都督的钅夫钺和龙麾,他的次将也各有差别。”不久被授职为都督南兖州、北兖州、南青州、北青州、谯州五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

  适逢周氏灭北齐,高宗打算征服徐州、兖州。九年,诏令吴明彻进军北伐,命令他的大儿子戎昭将军、员外散骑侍郎吴惠觉兼理州中事务。吴明彻的部队抵达吕梁,北周的徐州总管梁士彦率军抵抗交战,吴明彻多次打败他,于是梁士彦退兵守卫城池,不再敢出战。吴明彻又逼清水来灌城,在城下环列船舰,加紧攻打。北周派上大将军王轨率军救援。王轨轻装从清水进到淮口,横在水中竖起木头,用铁锁穿住车轮,阻断船的通道。将领们听说后,很惊慌害怕,商议想劈开拦河坝,移动军营,用船载马,马主裴子烈建议说:“要是劈开拦河坝放船下去,船肯定倾覆,怎么能行呢?不如先把马打发出来,这样就行了。”刚巧吴明彻苦于背上生病很厉害,知道事情不会成功,还是同意了。于是派萧摩诃率领几千兵马先回来。吴明彻又自己陈书掘开拦河坝,趁着水势退军,希望获得成功。到清口时水势渐渐小下来,船舰都不能渡过,部队都溃散,吴明彻走投无路,于是被擒。不久因为忧愤加重病情,死于长安,时年六十七岁。

  至德元年(583),皇帝下诏,表彰吴明彻一生功绩,对他百战百胜的谋略和勇猛深加赞赏,对他被俘而不能赦免深表同情。追封为邵陵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其子吴惠觉嗣爵。

陈书简介

  《陈书》是一本纪传体史书,唐朝人姚思廉所著,凡三十六卷,记南朝陈朝史。记载自陈武帝陈霸先即位至陈后主陈叔宝亡国前后三十三年间的史实,成书于贞观十年(636年)。

陈书·卷三列传原文

  侯瑱 欧阳頠 子纥 吴明彻 裴子烈

  侯瑱,字伯玉,巴西充国人也。父弘远,世为西蜀酋豪。蜀贼张文萼据白崖山, 有众万人,梁益州刺史鄱阳王萧范命弘远讨之。弘远战死,瑱固请复仇,每战必先 锋陷阵,遂斩文萼,由是知名。因事范,范委以将帅之任,山谷夷獠不宾附者,并 遣瑱征之。累功授轻车府中兵参军、晋康太守。范为雍州刺史。瑱除超武将军、冯 翊太守。范迁镇合肥,瑱又随之。

  侯景围台城,范乃遣瑱辅其世子嗣,入援京邑。京城陷,瑱与嗣退还合肥,仍 随范徙镇湓城。俄而范及嗣皆卒,瑱领其众,依于豫章太守庄铁。铁疑之,瑱惧不 自安,诈引铁谋事,因而刃之,据有豫章之地。侯景将于庆南略地至豫章,城邑皆 下,瑱穷蹙,乃降于庆。庆送瑱于景,景以瑱与己同姓,托为宗族,待之甚厚,留 其妻子及弟为质。遣瑱随庆平定蠡南诸郡。及景败于巴陵,景将宋子仙、任约等并 为西军所获,瑱乃诛景党与,以应义军,景亦尽诛其弟及妻子。梁元帝授瑱武臣将 军、南兗州刺史,郫县侯,邑一千户。仍随都督王僧辩讨景,恒为前锋,每战却敌。 既复台城,景奔吴郡,僧辩使瑱率兵追之,与景战于吴松江,大败景,尽获其军实。 进兵钱塘,景将谢答仁、吕子荣等皆降。以功除南豫州刺史,镇于姑熟。

  承圣二年,齐遣郭元建出自濡须,僧辩遣瑱领甲士三千,筑垒于东关以捍之, 大败元建。除使持节、镇北将军,给鼓吹一部,增邑二千户。西魏来寇荆州,王僧 辩以瑱为前军,赴援,未至而荆州陷。瑱之九江,因卫晋安王还都。承制以瑱为侍 中、使持节、都督江晋吴齐四州诸军事、江州刺史,改封康乐县公,邑五千户,进 号车骑将军。司徒陆法和据郢州,引齐兵来寇,乃使瑱都督众军西讨,未至,法和 率其部北度入齐。齐遣慕容恃德镇于夏首,瑱控引西还,水陆攻之,恃德食尽,请 和,瑱还镇豫章。僧辩使其弟僧忄音率兵与瑱共讨萧勃,及高祖诛僧辩,僧忄音阴 欲图瑱而夺其军,瑱知之,尽收僧忄音徒党,僧忄音奔齐。

  绍泰二年,以本号加开府仪同三司,馀并如故。是时,瑱据中流,兵甚强盛, 又以本事王僧辩,虽外示臣节,未有入朝意。初,余孝顷为豫章太守,及瑱镇豫章, 乃于新吴县别立城栅,与瑱相拒。瑱留军人妻子于豫章,令从弟奫知后事,悉众以 攻孝顷。自夏及冬,弗能克,乃长围守之,尽收其禾稼。奫与其部下侯方儿不协, 方儿怒,率所部攻奫,虏掠瑱军府妓妾金玉,归于高祖。瑱既失根本,兵众皆溃, 轻归豫章,豫章人拒之,乃趋湓城,投其将焦僧度。僧度劝瑱投齐,瑱以高祖有大 量,必能容己,乃诣阙请罪,高祖复其爵位。

  永定元年,授侍中、车骑将军。二年,进位司空。王琳至于沌口,周文育、侯 安都并没,乃以瑱为都督西讨诸军事。瑱至于梁山。世祖即位,进授太尉,增邑千 户。王琳至于栅口,又以瑱为都督,侯安都等并隶焉。瑱与琳相持百馀日,未决。 天嘉元年二月,东关春水稍长,舟舰得通,琳引合肥漅湖之众,舳舻相次而下,其 势甚盛。瑱率军进兽槛洲,琳亦出船列于江西,隔洲而泊。明日合战,琳军少却, 退保西岸。及夕,东北风大起,吹其舟舰,舟舰并坏,没于沙中,溺死者数十百人。 浪大不得还浦,夜中又有流星坠于贼营。及旦风静,琳入浦治船,以荻船塞于浦口, 又以鹿角绕岸,不敢复出。是时,西魏遣大将军史宁蹑其上流,瑱闻之,知琳不能 持久,收军却据湖浦,以待其敝。及史宁至,围郢州,琳恐众溃,乃率船舰来下, 去芜湖十里而泊,击柝闻于军中。明日,齐人遣兵数万助琳,琳引众向梁山,欲越 官军以屯险要。齐仪同刘伯球率兵万馀人助琳水战,行台慕容恃德子子会领铁骑二 千,在芜湖西岸博望山南,为其声势。瑱令军中晨炊蓐食,分搥荡顿芜湖洲尾以待 之。将战,有微风至自东南,众军施拍纵火。定州刺史章昭达乘平虏大舰,中江而 进,发拍中于贼舰,其馀冒突、青龙,各相当值。又以牛皮冒蒙冲小船,以触贼舰, 并熔铁洒之。琳军大败。其步兵在西岸者,自相蹂践,马骑并淖于芦荻中,弃马脱 走以免者十二三。尽获其舟舰器械,并禽齐将刘伯球、慕容子会,自馀俘馘以万计。 琳与其党潘纯陀等乘单舴艋冒阵走至湓城,犹欲收合离散,众无附者,乃与妻妾左 右十馀人入齐。

  其年,诏以瑱为都督湘、巴、郢、江、吴等五州诸军事,镇湓城。周将贺若敦、 独孤盛等寇巴、湘,又以瑱为西讨都督,与盛战于西江口,大败盛军,虏其人马器 械,不可胜数。以功授使持节、都督湘、桂、郢、巴、武、沅六州诸军事、湘州刺 史,改封零陵郡公,邑七千户,馀如故。二年,以疾表求还朝。三月,于道薨,时 年五十二。赠侍中、骠骑大将军、大司马,加羽葆、鼓吹、班剑二十人,给东园秘 器,谥曰壮肃。其年九月,配享高祖庙庭。子净藏嗣。

  净藏尚世祖第二女富阳公主,以公主除员外散骑侍郎。太建三年卒,赠司徒主 簿。净藏无子,弟就袭封。

  欧阳頠,字靖世,长沙临湘人也。为郡豪族。祖景达,梁代为本州治中。父僧 宝,屯骑校尉。頠少质直有思理,以言行笃信著闻于岭表。父丧毁瘠甚至。家产累 积,悉让诸兄。州郡频辟不应,乃庐于麓山寺傍,专精习业,博通经史。年三十, 其兄逼令从宦,起家信武府中兵参军,迁平西邵陵王中兵参军事。

  梁左卫将军兰钦之少也,与頠相善,故頠常随钦征讨。钦为衡州,仍除清远太 守。钦南征夷獠,擒陈文彻,所获不可胜计,献大铜鼓,累代所无,頠预其功。还 为直阁将军,仍除天门太守,伐蛮左有功。刺史庐陵王萧续深嘉之,引为宾客。钦 征交州,复启頠同行。钦度岭以疾终,頠除临贺内史,启乞送钦丧还都,然后之任。 时湘衡之界五十馀洞不宾,敕令衡州刺史韦粲讨之,粲委頠为都督,悉皆平殄。粲 启梁武,称頠诚干,降诏褒赏,仍加超武将军,征讨广、衡二州山贼。

  侯景构逆,粲自解还都征景,以頠监衡州。京城陷后,岭南互相吞并,兰钦弟 前高州刺史裕攻始兴内史萧绍基,夺其郡。裕以兄钦与頠有旧,遣招之,頠不从。 乃谓使云:“高州昆季隆显,莫非国恩,今应赴难援都,岂可自为跋扈。”及高祖 入援京邑,将至始兴,頠乃深自结托。裕遣兵攻頠,高祖援之,裕败,高祖以王怀 明为衡州刺史,迁頠为始兴内史。高祖之讨蔡路养、李迁仕也,頠率兵度岭,以助 高祖。及路养等平,頠有功,梁元帝承制以始兴郡为东衡州,以頠为持节、通直散 骑常侍、都督东衡州诸军事、云麾将军、东衡州刺史,新豊县伯,邑四百户。

  侯景平,元帝遍问朝宰:“今天下始定,极须良才,卿各举所知。”群臣未有 对者。帝曰:“吾已得一人。”侍中王褒进曰:“未审为谁?”帝云:“欧阳頠公 正有匡济之才,恐萧广州不肯致之。”乃授武州刺史,寻授郢州刺史,欲令出岭, 萧勃留之,不获拜命。寻授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忠武将军、衡州 刺史,进封始兴县侯。

  时萧勃在广州,兵强位重,元帝深患之,遣王琳代为刺史。琳已至小桂岭,勃 遣其将孙信监州,尽率部下至始兴,避琳兵锋。頠别据一城,不往谒勃,闭门高垒, 亦不拒战。勃怒,遣兵袭頠,尽收其此赀财马仗。寻赦之,还复其所,复与结盟。 荆州陷,頠委质于勃。及勃度岭出南康,以頠为前军都督,顿豫章之苦竹滩,周文 育击破之,擒送于高祖,高祖释之,深加接待。萧勃死后,岭南扰乱,頠有声南土, 且与高祖有旧,乃授頠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安南将军、衡州 刺史,始兴县侯。未至岭南,頠子纥已克定始兴。及頠至岭南,皆慑伏,仍进广州, 尽有越地。改授都督广、交、越、成、定、明、新、高、合、罗、爱、建、德、宜、 黄、利、安、石、双十九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持节、常 侍、侯并如故。王琳据有中流,頠自海道及东岭奉使不绝。永定三年,进授散骑常 侍,增都督衡州诸军事,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世祖嗣位,进号征南将军,改封阳 山郡公,邑一千五百户,又给鼓吹一部。

  初,交州刺史袁昙缓密以金五百两寄頠,令以百两还合浦太守龚翙,四百两付 儿智矩,馀人弗之知也。頠寻为萧勃所破,赀财并尽,唯所寄金独在。昙缓亦寻卒, 至是頠并依信还之,时人莫不叹伏。其重然诺如此。

  时頠弟盛为交州刺史,次弟邃为衡州刺史,合门显贵,名振南土。又多致铜鼓、 生口,献奉珍异,前后委积,颇有助于军国焉。頠以天嘉四年薨,时年六十六。赠 侍中、车骑大将军、司空、广州刺史,谥曰穆。子纥嗣。

  纥字奉圣,颇有干略。天嘉中,除黄门侍郎、员外散骑常侍。累迁安远将军、 衡州刺史。袭封阳山郡公,都督交、广等十九州诸军事、广州刺史。在州十馀年, 威惠著于百越,进号轻车将军。

  光大中,上流蕃镇并多怀贰,高宗以纥久在南服,颇疑之。太建元年,下诏征 纥为左卫将军。纥惧,未欲就征,其部下多劝之反,遂举兵攻衡州刺史钱道戢。道 戢告变,乃遣仪同章昭达讨纥,屡战兵败,执送京师,伏诛,时年三十三。家口籍 没。子询以年幼免。

  吴明彻,字通昭,秦郡人也。祖景安,齐南谯太守。父树,梁右军将军。明彻 幼孤,性至孝,年十四,感坟茔未备,家贫无以取给,乃勤力耕种。时天下亢旱, 苗稼焦枯,明彻哀愤,每之田中,号泣,仰天自诉。居数日,有自田还者,云苗已 更生。明彻疑之,谓为绐己,及往田所,竟如其言。秋而大获,足充葬用。时有伊 氏者,善占墓,谓其兄曰:“君葬之日,必有乘白马逐鹿者来经坟所,此是最小孝 子大贵之徵。”至时果有此应,明彻即树之最小子也。

  起家梁东宫直后。及侯景寇京师,天下大乱,明彻有粟麦三千馀斛,而邻里饥 餧,乃白诸兄曰:“当今草窃,人不图久,柰何有此而不与乡家共之?”于是计口 平分,同其豊俭,群盗闻而避焉,赖以存者甚众。

  及高祖镇京口,深相要结,明彻乃诣高祖,高祖为之降阶,执手即席,与论当 世之务。明彻亦微涉书史经传,就汝南周弘正学天文、孤虚、遁甲,略通其妙,颇 以英雄自许,高祖深奇之。

  承圣三年,授戎昭将军、安州刺史。绍泰初,随周文育讨杜龛、张彪等。东道 平,授使持节、散骑常侍、安东将军、南兗州刺史,封安吴县侯。高祖受禅,拜安 南将军,仍与侯安都、周文育将兵讨王琳。及众军败没,明彻自拔还京。世祖即位, 诏以本官加右卫将军。王琳败,授都督武沅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武州刺史,馀 并如故。周遣大将军贺若敦率马步万馀人奄至武陵,明彻众寡不敌,引军巴陵,仍 破周别军于双林。

  天嘉三年,授安西将军。及周迪反临川,诏以明彻为安南将军、江州刺史,领 豫章太守,总督众军,以讨迪。明彻雅性刚直,统内不甚和,世祖闻之,遣安成王 顼慰晓明彻,令以本号还朝。寻授镇前将军。五年,迁镇东将军、吴兴太守。及引 辞之郡,世祖谓明彻曰:“吴兴虽郡,帝乡之重,故以相授。君其勉之!”及世祖 弗豫,征拜中领军。

  废帝即位,授领军将军,寻迁丹阳尹,仍诏明彻以甲仗四十人出入殿省。到仲 举之矫令出高宗也,毛喜知其谋,高宗疑惧,遣喜与明彻筹焉。明彻谓喜曰:“嗣 君谅闇,万机多阙,外邻强敌,内有大丧。殿下亲实周、邵,德冠伊、霍,社稷至 重,愿留中深计,慎勿致疑。”

  及湘州刺史华皎阴有异志,诏授明彻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湘、桂、武三州 诸军事、安南将军、湘州刺史,给鼓吹一部,仍与征南大将军淳于量等率兵讨皎。 皎平,授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太建元年,授镇南将军。四年,征为侍中、镇 前将军,馀并如故。

  会朝议北伐,公卿互有异同,明彻决策请行。五年,诏加侍中、都督征讨诸军 事,仍赐女乐一部。明彻总统众军十馀万,发自京师,缘江城镇,相续降款。军至 秦郡,克其水栅。齐遣大将尉破胡将兵为援,明彻破走之,斩获不可胜计,秦郡乃 降。高宗以秦郡明彻旧邑,诏具太牢,令拜祠上冢,文武羽仪甚盛,乡里以为荣。

  进克仁州,授征北大将军,进爵南平郡公,增邑并前二千五百户。次平峡石岸 二城。进逼寿阳,齐遣王琳将兵拒守。琳至,与刺史王贵显保其外郭。明彻以琳初 入,众心未附,乘夜攻之,中宵而溃,齐兵退据相国城及金城。明彻令军中益修治 攻具,又迮肥水以灌城。城中苦湿,多腹疾,手足皆肿,死者十六七。会齐遣大将 军皮景和率兵数十万来援,去寿春三十里,顿军不进。诸将咸曰:“坚城未拔,大 援在近,不审明公计将安出?”明彻曰:“兵贵在速,而彼结营不进,自挫其锋, 吾知其不敢战明矣。”于是躬擐甲胄,四面疾攻,城中震恐,一鼓而克,生禽王琳、 王贵显、扶风王可硃浑孝裕、尚书庐潜、左丞李騊駼,送京师。景和惶惧遁走,尽 收其驼马辎重。琳之获也,其旧部曲多在军中,琳素得士卒心,见者皆歔欷不能仰 视。明彻虑其有变,遣左右追杀琳,传其首。诏曰:“寿春者古之都会,襟带淮、 汝,控引河、洛,得之者安,是称要害。侍中、使持节、都督征讨诸军事、征北大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平郡开国公明彻,雄图克举,宏略盖世。在昔屯夷,缔构皇 业,乃掩衡、岳,用清氛沴,实吞云梦,即叙上游。今兹荡定,恢我王略,风行电 扫,貔虎争驰,月阵云梯,金汤夺险,威陵殊俗,惠渐边氓。惟功与能,元戎是属, 崇麾广赋,茂典恒宜,可都督、豫、合、建、光、朔、北徐六州诸军事、车骑大将 军、豫州刺史,增封并前三千五百户,馀如故。”诏遣谒者萧淳风就寿阳册明彻, 于城南设坛,士卒二十万,陈旗鼓戈甲,明彻登坛拜受,成礼而退,将卒莫不踊跃 焉。

  初,秦郡属南兗州,后隶谯州,至是,诏以谯之秦、盱眙、神农三郡还属南兗 州,以明彻故也。

  六年,自寿阳入朝,舆驾幸其第,赐钟磬一部,米一万斛,绢布二千匹。

  七年,进攻彭城。军至吕梁,齐遣援兵前后至者数万,明彻又大破之。八年, 进位司空,馀如故。又诏曰:“昔者军事建旌,交锋作鼓,顷日讹替,多乖旧章, 至于行阵,不相甄别。今可给司空、大都督泬钺龙麾,其次将各有差。”寻授都督 南北兗、南北青谯五州诸军事、南兗州刺史。

  会周氏灭齐,高宗交事徐、兗,九年,诏明彻进军北伐,令其世子戎昭将军、 员外散骑侍郎惠觉摄行州事。明彻军至吕梁,周徐州总管梁士彦率众拒战,明彻频 破之,因退兵守城,不复敢出。明彻仍迮清水以灌其城,环列舟舰于城下,攻之甚 急。周遣上大将军王轨将兵救之。轨轻行自清水入淮口,横流竖木,以铁锁贯车轮, 遏断船路。诸将闻之,甚惶恐,议欲破堰拔军,以舫载马。马主裴子烈议曰:若决 堰下船,船必倾倒,岂可得乎?不如前遣马出,于事为允。”适会明彻苦背疾甚笃, 知事不济,遂从之,乃遣萧摩诃帅马军数千前还。明彻仍自决其堰,乘水势以退军, 冀其获济。及至清口,水势渐微,舟舰并不得渡,众军皆溃,明彻穷蹙,乃就执。 寻以忧愤遘疾,卒于长安,时年六十七。

  至德元年诏曰:“李陵矢竭,不免请降,于禁水涨,犹且生获,固知用兵上术, 世罕其人。故侍中、司空南平郡公明彻,爰初蹑足,迄届元戎,百战百胜之奇,决 机决死之勇,斯亦侔于古焉。及拓定淮、肥,长驱彭、汴,覆勍寇如举毛,扫锐帅 同沃雪,风威慴于异俗,功郊著于同文。方欲息驾阴山,解鞍浣海,既而师出已老, 数亦终奇,不就结缨之功,无辞入褚之屈,望封崤之为易,冀平翟之非难,虽志在 屈伸,而奄中霜露,埋恨绝域,甚可嗟伤。斯事已往,累逢肆赦,凡厥罪戾,皆蒙 洒濯,独此孤魂,未沾宽惠,遂使爵土湮没,飨醊无主。弃瑕录用,宜在兹辰,可 追封邵陵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以其息惠觉为嗣。”

  惠觉历黄门侍郎,以平章大宝功,授豊州刺史。

  明彻兄子超,字逸世。少倜傥,以干略知名。随明彻征伐,有战功,官至忠毅 将军、散骑常侍、桂州刺史,封汝南县侯,邑一千户。卒,赠广州刺史,谥曰节。

  裴子烈,字大士,河东闻喜人,梁员外散骑常侍猗之子。子烈少孤,有志气。 遇梁末丧乱,因习武艺,以骁勇闻。频从明彻征讨,所向必先登陷阵。官至电威将 军、北谯太守、岳阳内史,海安县伯,邑三百户。至德四年卒。

  史臣曰:高祖拨乱创基,光启天历,侯瑱、欧阳頠并归身有道,位贵鼎司,美 矣。吴明彻居将帅之任,初有军功,及吕梁败绩,为失算也。斯以勇非韩、白,识 异孙、吴,遂使蹙境丧师,金陵虚弱,祯明沦覆,盖由其渐焉。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dgazx.cn/guji/c3dd279514c050b93cde91f6.html